特色推荐

在这里,我们为您提供来自世界各地和不同年龄的案例反馈。 这些可敬的朋友勇敢地站出来,用他们曾经经历过的痛苦,恐惧和最终借助PSA方案回归健康生活的个人经历见证PSA的威力,以期帮助后来者。他们不顾暴露个人隐私,授权我们公开他们的见证。我们被他们的无私和勇敢深深感动!谢谢你们!你们是真正强大又与众不同的人! 
也许你或者你身边所爱的人正在经历与他们相似的境况,四处求助无门,也许在这里有你正在寻找的答案。

Chikwem 医生

X先生,您好!

希望一切顺利。 我在12月份做的最后一次PSA结果刚刚出来,0.8 ng/ml。 X,您是一位伟大的科学家! 我现在感觉好极了!我们不能不感谢上帝,为着他借着你所做的! 在我作为一名外科手术医生,在英国和尼日利亚多年的行医生涯中,您已经击败了我在这个领域的认知。 我一直在跟我的病人谈到您。

我的前列腺癌病史:
确诊时(10月3日)–PSA为 35ng/ml
开始治疗前(10月29日)–PSA为 75ng/ml
放疗后(12月25日)–PSA为 4ng/ml
3个月后– PSA为 2ng/ml
到第二年9月它开始上升到 4ng/ml
10月底它升至15ng/ml
现在(实行你的方案1个月后,12月3日)–PSA为 0.8ng/ml

Chike MD / PHD OF SURGERY

Phillai 医生

亲爱的X先生,

我很高兴地通知你,最新的血检我的PSA是0.5,这是我8年来的最低水平,也是我第一次回到完全正常的读值。我目前继续服用维持剂量,只在晚上服用,每周7天,按照您的指示,以确保PSA保持在本该所在的位置。我应该继续这个剂量吗?

我开始方案前的PSA:23
开始后20天的PSA:0.5

再次诚挚的感谢!

May

匿名

这是一个最近的病例:一位不愿暴露姓名的客户患有晚期前列腺癌(第四期)。 癌细胞已进入他的骨骼结构。 经过90天的高剂量治疗,他于2018年8月24日进行了新的血液检测。 以下是90天前后的血检结果对比:

  Before (5/21/2018) After (8/24/2018)
– 葡萄糖 -121- -75 –
– 碱性磷酸酶   -1035- – 452 –
– Platlet计数   -257- -194 –
– PSA -270-  -0.02 –

如他所说:“如果我继续接受常规治疗,病情恶化,我现在可能已经死了。感谢上帝我还有钱买这些产品以获得这样的结果,最重要的是我还买得到,而且我至今没有任何痛苦。”

克里斯蒂娜博士-美国新泽西

亲爱的X和Y,

我父亲和我们全家从内心深处衷心地感谢你们!表达我们感谢的一种方式是与他人分享我们的见证,以便他们可以从您超级棒的“PSA方案”中受益。下面是我们的故事。

我的父亲于去年5月12日通过血液检查,超声和MRI诊断为前列腺癌。活检于5月18日进行,他的Gleason Score 是7,PSA为21.11。 5月26日的骨扫描表明癌细胞没有扩撒。你可以想象当时父亲和全家人经历了何等的震惊,惊恐和打击。在咨询了几乎所有我们能找到的国内外顶尖专家和权威后,我父亲决定接受所有专家建议的‘手术 – 化疗-放疗’ – 即主流医疗系统的黄金标准程序。手术定于6月1日星期四进行。主刀医生将是本地最具声望的前列腺专家,由他本人主刀进行的前列腺切除手术每年就在200例以上。作为女儿,国外制药业癌症领域的资深科学家,我非常熟悉主流医疗系统,特别是癌症领域的历史和现状。我知道这个决定是错误的,至少绝对不是最好的选择。我相信必定有更好的方法存在,毒性更小,无需手术,没有辐射,自然温和的方法。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开始了长达近两周的近乎疯狂的搜索和如痴如狂的阅读。从Bradley Hennenfent博士撰写的“Surviving Prostate Cancer without Surgery”一书中,我首次接触PC-SPES,一种由8种中药制成的神奇的混合物, 在许多前列腺癌患者中发挥了不同寻常的效果。竟然有大约80%的患者在使用后很短的时间内PSA就降到正常。在不到2周的时间里,我仔细研究了10多篇发表在不同权威杂志上有关PCSPES的研究论文(感谢万能的网络!)以及有关它的前世今生的相关文章。还从来没有一种中药在国际上受到过如此的关注,从来没有一种中药被世界各国不同的实验室进行过如此深入和广泛的研究,甚至还有两篇是有关经美国FDA批准后进入一期临床人体试验的研究报告。我完全被折服,我意识到这就是我正在寻找的。我们花了很长时间,走过许多的曲折,终于找到了你们和你们的PSA方案。感谢上帝!

我说服了父亲延迟手术,并于6月22日在你们的指导下开始实施方案。开始之前6月21日血检显示PSA已经从21.11降到14.38。 这要归功于21天完整的生机饮食(以有机蔬菜和水果为主)加上气功和太极拳。然后在PSA方案实行的第28天(7月20日上午),再次血液检查。结果是下午送到的,PSA:0.37。难以置信!这是一个奇迹!父亲和我们全家非常激动, 非常感激!回顾我们走过的路程,我们相信是上帝一路带领我们找到了你,使我父亲得到医治。虽然他其间也有一些轻微副作用,但都在可控的范围内。所有的副作用在你的指导下经过了9天停药后都逐渐消失。他现在还在服用维持剂量,会一直持续。他现在感觉非常好,好像从未患过癌症。没有语言可以描述我们是多么的感恩!谢谢你们和你们创立的PSA方案!希望更多的前列腺癌患者可以象我们一样的幸运,找到你,疾病得以医治,免受化疗,放疗和手术的苦害。上帝祝福你!

Sanford J G 医生

我8年前被诊断出患有前列腺癌。我是在网上找到了你们,我阅读了许多那些使用你们的方案来解决许多前列腺问题的男同胞们留下的令人鼓舞的反馈。由于我是一名医生,我对此一直持怀疑态度。

在通过电子邮件咨询了你们以后,我决定尝试一下。在我开始这个方案之前,我的PSA一直在5-20之间波动(顺便说一下,它实际上一直在增高)。实行方案一个月后,我的PSA是2。并且我没有副作用。

我在加利福尼亚这里的传统医生高度质疑这种非传统的治疗方式。我终于被说服接受了活检,结果显示我的Gleason Score是3 + 4=7(癌介于第3 期和第4期之间)。

我迫于压力放弃了这个治疗方案。转而接受了历时4,5小时的手术,经直肠激光切除肿瘤。几个月后,MRI复查发现了另一个肿瘤。于是做了另一个历时5小时的手术。我的PSA仍然在10左右徘徊。最后,我在圣地亚哥的Scripps进行了CyberKnife手术,以照射整个腺体。结果一年后我的PSA仍然是10。我接受了一次Axuma PET扫描以确定是否有骨转移。很幸运结果是阴性(即没有扩散)。经过这一番曲折,我决定再次联系你们。你们不计前嫌地邀请我重回方案。

很讽刺的是,在经过2次激光切除和CyberKnife(放射治疗)后,我发现我只不过又回到了我当初开始的地方。

收到你们寄来的包裹后我立即开始执行。我当时的PSA是10,一个月后我的PSA回到1.8,昨天的结果是1.2。我仍然没有副作用。

我现在对这个方案深信不疑。 因为它对几乎所有前列腺问题都非常有效,不论是处在什麽阶段。这是我的故事。 作为一名医生,按照法律我不能公开正式推荐它。 但是,我认为任何读了以上内容的人都会明白我对此的看法。基本上,前列腺癌的所有常规治疗方法都有严重的副作用。